臺灣話 | 語音

語音

臺灣話與其他漢語系語言同為聲調語言聲調在語句中有辨義作用,亦有不少繁複的變調規則。

臺灣話繼承閩南語文(文讀)、白(白話)異讀的音韻體系,亦即同一漢字常有文白發音不同的情形[68]。白話音是日常生活語言的發音;文讀音則是閱讀漢語古文經典時的讀音。目前在生活詞彙使用上,文白交疊的情形所在多有,但不致造成溝通的困難。

閩南語不能與閩東語粵語客家話對談,與操官話者更全然無法理解、清代常以筆談溝通。例如康熙燕京順天府大興縣人(今屬北京市黃叔璥曾任巡臺御史,對臺南一地居民語言記載以下有趣記述:

[69]

黃叔璥以華北人觀點評論臺灣話,並嘗試以官話擬音。其中,甚至有反切「無音」(黃,白話音讀n̂g)者,正可反映臺灣話與官話之懸殊,讓黃叔璥感覺有如「鴃舌鳥語」(鴃,即伯勞鳥,此成語喻語言之難懂)。

子音

臺灣話的子音(聲母)包括以下語音,下排以中華民國教育部官方的兩套標準「臺羅拼音」(Tâi-Lô)與「臺語方音符號」等拼寫系統爲例:

雙唇音 齒齦音 齦顎音 軟顎音 聲門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鼻音 [m]
m ㄇ 毛
[n]
n ㄋ 耐
[ŋ]
ng ㄫ 雅
塞音 不送氣 [p]
p ㄅ 邊
[b]
b ㆠ 文
[t]
t ㄉ 地
[k]
k ㄍ 求
[g]
g ㆣ 語
[ʔ]
(不標示)
送氣 [pʰ]
ph ㄆ 波
[tʰ]
th ㄊ 他
[kʰ]
kh ㄎ 去
塞擦音 不送氣 [ʦ]
ts ㄗ 曾
[ʣ]
j ㆡ 熱
[ʨ]
tsi ㄐ 貞
[ʥ]
ji ㆢ 入
送氣 [ʦʰ]
tsh ㄘ 出
[ʨʰ]
tshi ㄑ 手
擦音 [s]
s ㄙ 衫
[ɕ]
si ㄒ 時
[h]
h ㄏ 喜
邊音 [l]
l ㄌ 柳

上表中以語音作區別,實際上若以音位來區別,[m], [n], [ŋ], [ʨ], [ʨʰ], [ɕ], [ʥ]都只是[b], [l], [g], [ʦ], [ʦʰ], [s], [ʣ]的同位異音條件變異),不是實際上的音位。[m], [n], [ŋ]為[b], [l], [g]後接鼻化韻母時的音變,[ʨ], [ʨʰ], [ɕ], [ʥ]為[ʦ], [ʦʰ], [s], [ʣ]後接[i]介音時的音變。

全濁音[b], [d], [g]來自古時同位鼻音[m], [n], [ŋ]去鼻塞音化而分化出來,因而[b], [d], [g]只能接非鼻音韻母,其中[d]後跟來母[l]合流為同音位。在1800年出版的閩南語音韻書籍《彙音妙悟》即視去鼻、鼻音這兩組為同音位,使用同字母[70],現今中國大陸的閩南方言拼音方案仍是將兩組以同符號標示,以後接是否鼻音韻母來區別發音。這幾個全濁音阻塞接近其同位鼻音,阻塞感有時不明顯,且可能有些許前鼻音,嚴式的國際音標可寫成[mb], [ŋg], [nl][a],或在其上方可添加鼻化韻符號寫成[b̃], [g̃], [l̃][71][72][73]

台羅拼音中/l/聲母的發音有很多說法,有學者認為是濁齒齦塞音d[74][75][73];或阻塞感極接近濁齒齦塞音(d)的齒齦邊音l[76][77];或老派發齒齦塞音(d),新派發齒齦邊音(l[78];或音韻地位是d,實際在前、高元音也唸濁齒齦塞音(d),只有在低、後元音之前唸成齒齦邊音(l[79];或是齒齦閃音ɾ[80]

入、熱在泉腔中發為[ʥ][ʣ],在漳腔中發為[ʑ][z]。但在年輕一代,泉腔已多改發為[l][81];而漳腔則在部分福佬客聚集地區將[ʑ](ㆢ)改發為[g],但[z](ㆡ)則保持原音。[82][83]

母音

臺灣話在絕大多數的地區使用6個母音,僅有部分泉州腔較濃厚的地區保留泉州特有元音,以下以括號表示非優勢腔使用的母音。臺灣無純漳腔或純泉腔,均有混合,因此並非偏泉腔就一定沒有漳腔音,也非偏漳腔就一定沒有泉腔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後元音
基本 鼻化 基本 基本 鼻化
閉元音 [i]
i ㄧ 衣
[ĩ]
inn ㆪ 圓
([ɨ])
ir ㆨ 豬
[u]
u ㄨ 污
[ũ]
unn ㆫ 張
半閉元音 [e]
e ㆤ 禮
[ẽ]
enn ㆥ 生
[o]
o ㄛ 歌
中元音 ([ə])
er ㄜ 火
半開元音 ([ɛ])
ee ㄝ 家
[ɔ]
oo ㆦ 烏
[ɔ̃]
onn ㆧ 惡
開元音 [a]
a ㄚ 查
[ã]
ann ㆩ 衫

歌韻(臺羅:o)在臺灣話中原本只有[o](ㄛ)的讀法;但在二十世紀後以台南為中心開始逐漸變為[ə][b][85],後逐漸擴展到整個南台灣[86][87]。而北台灣除了/o/繼續發為[o]外,亦有學者認為部分腔調[o]已經併入[ɔ][88]。中華民國教育部的臺羅拼音以高雄音為第一優勢腔,歌韻採用了[ə]的說法。但要明確區分南北腔調時,歌韻[ə]會被標為or,把o留給北部腔。[89]

[ɨ]和[ə][c]僅存在泉腔較濃厚的地區。此兩音在臺灣已大量流失,在老年人有此兩音的地區,其兒童發這類字用此兩音的比率已是老年人的四分之一以下。[91]此外,南部腔將歌韻發為[ə],與泉腔[ə]雖相同,但因形成方式不同,並不同韻。

[ɛ]僅存在漳腔較濃厚的地區,然今已殘存不多,僅彰化永靖一帶老一輩有存留[92],臺羅的/ing/,當地老輩讀作[ɛŋ],新派讀作[en]。

臺羅的/ing/、/ik/,偏漳腔的[i]有明顯複元音化為[ie]或[iə]的傾向[78],[ə]或[e]是過渡音。現今主流臺灣話讀作 [iəŋ]、[iək]。

臺羅的/ian/、/iat/,音讀[ian]、[iat]目前僅保留於南管及極少數老泉腔的部分字例或個人(例如:彰化鹿港、泉州),臺灣話的老派及主流的漳泉話讀作[iɛn]、[iɛt],現今主流的臺灣話則讀作[en]、[et]。

泉腔無[ẽ](enn)的音,發為[ĩ](inn)。部分漳腔(主要是台南腔)無[ũ](unn)的音,發為[ɔ̃](onn),分布於臺南附近。[93]

聲調

傳統聲調名稱,分平、上、去、入四聲,四聲又各分陰、陽,共八個聲調,清音為陰調,濁音為陽調。今閩南語泉州話(除同安話外)、臺灣話偏泉腔中的鹿港腔完整地保留了傳統的八聲;而其餘臺灣話、廈門話、漳州話、泉州同安話只保留了七個聲調,將陽上聲混入陰上聲或陽去聲(傳統聲韻學的說法是「濁上歸去」,而剩餘上聲已不分陰、陽)[94],因此基本上臺灣通行的通行腔只有七個聲調。以下調值和調性描述以第一和第二優勢腔(高雄腔和臺北腔)為準。為了列出保留陽上音的調值,另列鹿港腔,鹿港腔本調中雖然只有六種調值,但因為其中兩調變調後會各產生兩種不同的調值,所以仍視為有八個聲調。[94]。對於這七個聲調,可使用口訣「衫短褲闊,人鼻直」來幫助記憶[95]

臺灣話8聲調表示圖解:在臺灣於大部分地區第6聲調與第2聲調類同,只在部分地區如鹿港等地仍保有原第6聲調。
順序 調名 調性描述 調值 拼音 方音符號 範例




高雄腔 臺北腔 鹿港腔 白話字 臺羅正式版(方便版)
0 輕聲 語調較輕 視情況 -- -- 不使用 後日 (āu--ji̍t
1 1 陰平 語調上揚聲高,屬高平音 55 44 33 a a(a1) 不標 番 (huan
2 3 陰上 語調重短氣下,屬高降音 51 53 55/53 á á(a2) ˋ 反 (huán
3 5 陰去 語調低下氣收,屬下突音 31 21 31 à à(a3) ˪ 販 (huàn
4 7 陰入 語調平出氣穩,屬低促音 ah ah(ah4) -ㆷ 法 (huat
5 2 陽平 語調低粘回升,屬迴旋音 24 24 24 â â(a5) ˊ 煩 (huân
6 4 陽上 語調低平/中平 22/33 ǎ ǎ(a6) 不使用 犯 (鹿港腔,huǎn
7 6 陽去 語調中轉基平,屬基調音 33 33 31 ā ā(a7) ˫ 范 (huān
8 8 陽入 語調促短急切,屬高促音 35ʔ a̍h a̍h(ah8) -ㆷ· 罰(hua̍t
9 高聲 語調由中升高 35 35 不使用 a̋(a9) 不使用 昨昏 (tsa̋ng
  • 入聲韻尾有[p̚]、[t̚]、[k̚]、[ʔ]四種,拼音寫作-p, -t, -k, -h,方音符號寫作ㆴ、ㆵ、ㆶ、ㆷ。
  • 輕聲用兩個連字號表示,連字號後面的字輕讀,連字號前的字重讀且不變調。例如表示華語後天的「後日」(āu--ji̍t)。
  • 第九聲出現於日語詞、合音及三連音首字和部分語句。
    • 由於拼音標本調,所以三連音通常仍標本調,例如「紅紅紅」(âng-âng-âng),首字變調發第九聲,次字變調發第七聲,末字發本調第五聲。
    • 因此第九聲的標記通常用於合音或日語詞,如昨昏(tsa-hng)合音為(tsa̋ng[96],日語詞則如引擎(エンジンia̋n-jín[97]
  • 臺灣話部分字沒有固定聲調,像是語助詞、感嘆詞、語法詞等,在臺羅會標為-h 入聲尾,並標為輕聲。例如「啊」標為 --ah[98]

連續變調

連續變調示意圖

臺灣話繼承閩南語絕大多數特色,包括普遍出現的連續變調。一般連續變調遵循規律性,但也有一些特殊現象[99],偏泉腔的新一代使用者,其發音雖然仍保留偏泉音,但下表中的變調已慢慢不用,都變得與偏漳腔無異。而下表中的鹿港腔為老鹿港腔,新一代的鹿港腔變調也逐漸向優勢腔變調方式靠攏[99]

原調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腔口 ptk尾 h尾 ptk尾 h尾
偏漳腔 33 55 51 51 33 無此調 31 31
偏泉腔 33 24 51 51 31 無此調 31 31
鹿港腔 不變 35 55 不變 55 11 11 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