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

《中庸》是儒家經典的《四書》之一,記載孔子關於中庸與誠的言論、以及後人相關思想的闡述發展,內容屢引孔子言論及《詩經》篇章而闡述理念。原是《小戴禮記》第三十一篇,作者可能是孔子之孫孔伋(子思),但未完全確定,內容大約是由儒家学者在戰國寫成。

《中庸》在字面上的解釋即是“中道及庸常”之意。[1]而執中又當求「中和」,『喜怒哀樂之未發』為「中」,『發而皆中節』為「和」。其主旨在于修養德性。其中關聯及學習的方式(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做人的規範如「五達道」(君臣、父子、夫婦、昆弟(兄弟)、朋友之交)和「三達德」(智、仁、勇)、以及治國之道…等。中庸所追求的修養的最高境界是「至誠」。

《中庸》提出『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在於率由天命之性,「教」在於修習率性之道。《中庸》強調「誠」的重要,誠即相關《大學》所述「誠意」。「誠」的工夫,是應於「自誠明」的天道之性;「誠之」的工夫,是應於「自明誠」的人道之教[2]。其謂『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指誠之心性功夫相關開物化物之德,故而後謂『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以而推崇至誠修為[3]

宋朝學者對《中庸》非常推崇,而將其從《禮記》中抽出獨立成書,朱熹則將其與《論語》、《孟子》、《大學》合編為《四書》。朱熹特將《中庸》重新編訂註解,分成三十三章,作成《中庸章句》一書,大致是以程朱理學觀點,論述下列三重點:(1)首言道出於天,而道的本體備於己而不可離,遵此道而修是為教。(2)次言存養省察之要,重在戒慎恐懼以慎獨。(3)終言上天神化之極妙境界-無聲無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