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

四书五经四书五经的合称,是中国儒家的经典书籍。四書又稱為四子書,是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五经是《詩經》、《尚書》、《礼记》、《周易》和《春秋》。

戰國時原有「六經」的說法,為《》《》《》《》《》《春秋》,排列顺序为《庄子》的《天下》《天运》两篇的文内顺序,被出土郭店楚简所记“六经”名与顺序印证。秦始皇焚书,除《周易》作为术数之书得以幸免,其余四种皆毁。汉初,汉儒凭记忆与民间幸存之书恢复内容,汉武帝接续文景时已定官学的三种,将其全部定为官学,设立“五经博士”,五经之名正式确定。汉代整理的“五经”,如果按《汉书·艺文志》“六艺略”排列,六种为《易》、《书》、《诗》、《禮》、《樂》、《春秋》,以及《论语》、《孝经》、《小学》(汉代习称“五”,一般不包含“《乐》”)。六經中的《樂經》很早就亡佚了,《樂經》在汉代是否存在至今有争议[註 1],《漢書·藝文志》中無此書的記載。

“四书五经”的由来

五经

在战国时已经以《诗》《书》《礼》《乐》《易》《春秋》为“六经”的说法。《庄子·天运》:“孔子老聃说:‘我研究《诗》《书》《礼》《樂》《易》《春秋》六经,自以为时间很长了。’”[1]当时称为“经”的不仅是儒家著作。《庄子·天下》说墨家弟子都读《墨经[2],《荀子》中引有《道经》。经也未必都是孔子所著。后来“经”字神秘化,各宗教经典都称为“经”了。《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中的《乐经》很早就亡佚了,《汉书·艺文志》中已无此书的记载。其他五种著作就称为“五经”。唐朝时因唐太宗令颜师古考订《 五经定本》,令孔颖达等撰《五经正义》,其孔撰官修的《 礼记正义》的颁行,突出了《三礼》中《礼记》的地位(参与《礼记正义》编撰的贾公彦,还主持完成了《仪礼正义》的撰作)[3]。唐朝“明经”科考试内容变为“九经”,即《周易》《尚书》《诗经》《左传》《礼记》《周礼》《孝经》《论语》《孟子》。南宋以后又逐步拓展为十三部儒家经典。

四书

南宋著名理學朱熹取《禮記》中的《中庸》《大學》兩篇文章單獨成書,与紀錄孔子言行的《论语》、紀錄孟軻言行的《孟子》合为“四書”,依照其想法,《中庸》出自子思、《大学》源於曾子;因稱它們分別出於早期儒家的四位代表性人物曾参子思、孔子、孟子,所以稱為《四子書》(也稱《四子》),簡稱為《四書》。南宋光宗紹熙遠年(1190年),朱熹在福建漳州將四书匯集到一起,作為一套經書刊刻問世。朱熹認為“先讀《大學》,以定其規模;次讀《論語》,以定其根本;次讀《孟子》,以觀其發越;次讀《中庸》,以求古人之微妙處”[4]。並曾說“《四子》,《六經》之階梯”[5]。同时《孟子》也成为经书的一部分,合称十三经

四书五经的顺序

庄子》《淮南子》、董仲舒春秋繁露》《礼记》和《史记》中提到五经时的顺序都是《》《》《》《》《春秋》,到东汉时《汉书》《说文解字》都变成了《》《》《》《》《春秋》。 四书的顺序最初也不确定,最终由朱熹确定为《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