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

四川
简称:/
图中高亮显示的是四川
名称起源1来自宋朝“川峡四路”的简称。
2岷江、沱江、嘉陵江、烏江之境內四條大江,古時稱川
行政区类型
省会
(及最大城市)
成都市
省委书记彭清华
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
省长尹力
政协主席柯尊平
面积486,000 km²(第5位
-占全国5.08%
-占水域38.89%
人口(2015)9132.6万(第4位
密度181/km²(第22位
总和生育率(2010)1.08(第19位
方言四川話/土廣東話客家話)/老湖广话/彝语/康巴語/嘉绒语/羌语
GDP(2016)¥32680.5亿元
$ 4806亿美元(第6位
人均¥39,835元
$ 5,858 美元(第23位
-占全国4.45%
HDI(2016)0.780( 高 [1]位)
主要民族汉族-95%
彝族-2.6%
藏族-2.1%
邮政编码
电话区号
市树
市花
车辆号牌
地级行政区21个
县级行政区183个
乡级行政区5011个
ISO 3166-2CN-51
政府门户网站
http://www.sc.gov.cn
四川省
Sichuan (Chinese characters).svg
汉语
邮政式拼音Szechwan or Szechuan

四川省四川话拼音Si4cuan1sen3国际音标[sɿ213tsʰuan55sən53]),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南地区的一个份,省政府中心為成都市。四川简称,又因先秦时四川曾分属巴国蜀国诸侯国,故别称“巴蜀”。现今巴蜀则主要是指重庆市与四川省。四川历史悠久、风光秀丽、物产丰富,有“天府之国”的美譽。

历史

在大约商朝时期,四川地区出现了巴、蜀,尤其是以三星堆文明金沙文明为代表的高度发达的古蜀文明。秦王朝统治四川后,巴蜀文化与中原文化互相交融,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在中国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地名由来

北宋真宗咸平年间将地处今四川盆地一带的川峡路分为益州路、梓州路、利州路和夔州路,合称为“川峡四路”,简称“四川路”,四川由此得名。另一说是四川境内有岷江沱江嘉陵江乌江四条大江,古称江为川,由此得名四川[2]

先秦

四川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

据考古发现,两百多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四川便开始有了人类活动[3]。四川境内有已被命名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4处。距今约一万年前,四川地区逐渐进入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遗址分布很广,目前已发现200多处,如绵阳边堆山遗址、 岷江上游遗址、大渡河和青衣江遗址、西昌礼州遗址、成都金沙遗址、广汉三星堆遗址文化第一期。其中最重要的是广汉三星堆遗址。还有是白水江堆遺址。

大约在公元前4500至前4000年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阶段,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川西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迅速发展起来,形成了具有本地特色的宝墩文化。距今约四千年前后,四川地区进入青铜时代,关于古蜀国的上古传说大多描述的是这一时期的历史,其主要内容是关于古蜀国先王的世系和活动,较著名的有大禹导江、杜宇化鹃、长苰化碧等。尽管没有古蜀国文字,但三星堆、金沙、十二桥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和口头传说证明,最迟到商代,四川成都平原已经进入奴隶社会。

大约在夏商之际,蜀人部落从今茂县一带迁徙至成都平原[4]。商周时期,在成都平原建立的奴隶制政权蜀国可能与古史传说中的“三代蜀王”——蚕丛柏灌鱼凫有关。“三代蜀王”之后,大约相当于中原西周时期,杜宇王朝建立,其间蜀国的都城迁至郫邑(今郫县),杜宇王朝采用君主世袭制,势力强大,其势力基本覆盖了整个四川盆地。大约于春秋時期早期,杜宇氏禅位于治水有功的蜀相鳖灵,鳖灵建立了开明王朝。[5]古蜀国开明王朝定都于广都(今双流),起初国力强盛,大约在公元前4世纪,开明九世开始仿效华夏礼乐制度,并把都城从广都迁往成都。秦惠文王更元九年(前316年),秦国为统一天下做准备,从石牛道讨伐蜀国。[4][6]

而在今四川北部、东部和重庆地区,巴国的青铜文明在东周时期也进入了全盛时代[7]。战国末期,巴国为楚所攻伐,最后定都阆中。巴、蜀长期为近邻,通过考古可知,巴文化与蜀文化的相互影响、渗透,渐趋同一,最终形成后世所称之“巴蜀文化”。周慎王五年(公元前316年),蜀王伐苴侯,苴侯奔巴,巴、苴求救于秦国。秦国遣大军由石牛道伐蜀。蜀国灭亡后,秦移师东进,轻取巴国重镇江州和阆中,俘虏巴王,巴国灭亡。

秦、汉至南北朝

秦攻占巴蜀后,在四川地区设立了巴、蜀两郡。四川地区逐步实行秦国的制度,开始进入郡县制社会秦昭襄王秦庄襄王年间(前276年~前256年),李冰担任蜀郡太守,采取了许多开发蜀地的重大措施,比如修建都江堰,疏通检、郫二江(今南河、锦江),使成都平原日渐富饶,为秦始皇吞并六国提供了重要的物质保证。

秦汉之际,刘邦受项羽封为汉中王统辖汉中和巴蜀,为汉国。楚汉战争时期,四川未卷入战乱,并为汉太祖刘邦称帝建立汉朝提供了重要的后勤保障。

西汉前期四川地区社会、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繁华程度超过关中地区而被誉为“天府之国”,美称相沿至今。汉景帝年间,文翁出任蜀郡太守,在成都建立中国首个官办学堂“文翁石室”,从此蜀地学风大盛,可与齐鲁地区相媲美。西汉末,公孙述占据益州,国号“成家”,建都成都。东汉末,益州又被刘焉父子割据(189年~214年)。东汉献帝建安年间刘备入西川后在成都称帝,史称“季汉”(221年~263年)。季汉疆域包括今重庆、四川、云南大部,贵州全部,陕西和甘肃小部。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汉丞相诸葛亮励精图治,使漢国社会经济得到很大发展。汉后主炎兴元年(263年),漢国被魏国所併。不久,司马炎建立晋朝西晋永兴三年(306年),李雄在成都称帝,国号“大成”。至东晋咸康四年(338年)时,李雄侄李寿又改国号为“汉”,历史上因之合称为“成汉”。成汉是“十六国”中最早建立的国家,其全盛时疆土覆盖四川盆地及周边部分地区。

四川地区先后受东晋前秦,樵纵,南朝的,北朝的西魏北周共8个政权的统治。由于政治动荡,战乱频繁,社会经济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隋、唐、五代至两宋

宋代四川文豪:苏轼

开皇元年(581年)四川并入之版图,隋时期,四川地区社会安定,经济逐步发展而进入全盛时期;中唐时,有“扬一益二”之说。天宝之乱时,唐玄宗曾入蜀避难。之后又有多位大唐皇帝入蜀避难,如唐德宗避朱泚之乱,唐僖宗黄巢之乱。唐天佑四年(907年),唐朝结束,王建孟知祥先后在四川地区建立起前蜀后蜀政权,分别历时18年、31年。前、后蜀政权之间9年时间由后唐短暂统治。前蜀、后蜀前期都采取休养生息政策,由于受中原战乱影响很小,四川一度成为全国最为繁荣的地区。北宋乾德三年(965年),宋军平后蜀

宋太宗时,今四川省所在的川峡四路发生多次小规模的农民起义,比如王小波李顺起义。但是与全国其他地区相比,这一地区仍安定,使得经济持续的发展,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依然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南宋时成为抵抗的大后方。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年),四川发行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称为“交子”。南宋全盛时,川峡四路的人口占南宋全国的23.6%(1231年有户540万),经济总量占南宋全国的四分之一,军粮占三分之一,是南宋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1231年拖雷引兵攻掠四川汉中,开始了四川境内近半个世纪的大屠杀、大掠夺和大破坏。蒙古军完全占领四川之后,人口锐减,只余蒙古军队入侵前人数总量的2.4%(应考虑居民暂时逃离当地的情况),致使四川经济文化遭到毁灭性破坏,民生凋敝,全境一片萧条凄惨。倒退1550年。

元、明、清

1876年至1885年任四川总督的丁宝桢

元世祖至元十五年(1278年)四川纳入版图,户数15.5万户,人口达到77.5万人。仅仅是1231年蒙古军入侵之前的2.4%(应考虑居民暂时逃离当地的情况),经济是全国十一个行中书省之中的倒数第一,然而短暂的贫困仅仅持续了几十年。明太祖洪武四年(1371年),四川地区并入明朝版图。之后开始组织移民。到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四川承宣布政使司的人口从洪武四年(1371年)的60万增加到134万人。到明神宗万历六年(1578年)四川布政使司地区的人口增加到3,102,073人。期间四川的经济文化得到恢复,四川重新成为全国最强盛的省份之一。但是从明神宗万历后期开始四川又陷入战祸之中,明廷用了约十年时间应付川南播州杨应龙的反复叛降,最终于1600年一举剿灭。明末流寇军张献忠领袖率军入川,建立“大西”政权(1644年~1646年),将成都作为政权中心,定名西京。清朝入关后,四川一直处于战乱之中,直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才趋于稳定。明末清初时的长期战乱导致四川人几乎损失殆尽。于是,清廷在顺治朝到乾隆朝陆续进行大规模的移民运动,史称“湖广填四川”。这次历时长达100多年的移民运动使得一开始人口缺乏的四川获得大批劳动力,经济得到恢复。到清朝中后期,四川省经济仅次于江苏浙江广东,位居全国第四位,属于经济发达的省份。[8]嘉庆元年(1796年),四川爆发川楚陕白莲教大起义,历时9年清廷才将起义镇压下来。1895年,李鴻章和日本政府代表伊籐博文簽訂《馬關條約》,其中規定增開四川的沿江門戶重慶為通商口岸。四川社會自然經濟逐步崩潰並且半殖民地化,民族資本主義在四川開始萌芽。19世紀60年代,太平天国将领石達開入川,之後又爆發成都教案以及義和團起義。在四川爆發的保路運動成為辛亥革命的導火索。

中华民國

1911年,成都獨立,成立大汉四川軍政府,蒲殿俊和尹昌衡先后任都督[9][10]。1912年3月11日,成都重庆两地军政府合并,成立中華民國四川都督府。1913年6月,袁世凯任命胡景伊为四川都督。1916年5月22日,四川督军陈宧在四川宣布独立,反对袁世凯称帝。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为民国大总统,于7月6日任命蔡锷为四川督军兼省长。旋蔡锷病情恶化,于9月离川东渡日本治病。1918年,熊克武自任四川靖国军总司令,并兼摄四川省之军、民两政。1919年4月,四川防区制形成,各个防区军阀割据,相互混战近十五年之久。其中逐渐形成了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和刘存厚等八个主要军阀派系。1921年6月熊克武辞职,推举劉湘就任川军总司令兼四川省长。1924年刘湘任川滇边防督办,四川善后督办。1929年国民政府授于刘文辉为四川省政府主席。1932年,刘湘、刘文辉交战。1933年劉湘邀蔣介石入川平叛。1934年12月刘湘任四川省主席、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刘文辉任西康省主席。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中國沿海沿江的各類工礦企業、高等學校和文化團體也紛紛內遷至四川,四川成為中国的大後方。同時300萬川軍出川抗戰,為抗日戰爭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1939年9月,蒋介石兼任四川省主席[11],同月,重庆成为一等院辖市,一个月后便再升重庆市为陪都。1940年11月,蒋介石辞去四川省主席职务,由张群兼任。1940年12月,重庆成为永久陪都,划离四川省 ,四川成为战时的直隶省。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同中国共产党在重庆进行了为期43天的和平谈判,史称“重庆谈判”。1946年之后,邓锡侯王陵基先后任四川省主席。1949年11月30日,同样来自四川的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第二野战军占领重庆。1949年12月11日晚,刘文辉以西康省主席兼二十四军军长的名义通电投降解放军。1949年12月10日,蔣中正攜其子蔣經國,從成都飛往台灣,从此再没有机会回大陆。1949年12月27日,解放军贺龙部占领成都[12]

2008年5月的四川汶川大地震震后惨状

1952年,撤銷川東、川西、川南、川北行署区,恢復四川省建制,其中原川东行署所在地办公人员从重庆市巴县(当时尚属未并入四川)迁往北碚,成立四川省北碚市。1954年7月,重慶市重新併入四川省,改為省轄市。1955年,撤銷西康省,金沙江以東劃歸四川省。

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时期,一向丰衣足食的四川省除成都平原几个少数城市以外,均遭受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饥荒,尤其以人口众多,耕地却较少的川东山区为甚,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到940万人,总数居各省前例,其中最严重的达县和重庆达到642万人,占达县和重庆人口的37%,占全川人口的比例也达到13.07%,居各省第二位[13],是同期国内工农业生产和百姓生存生活受到最大损害的省份。三年灾害对于四川省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让四川省退出了中国发达地区的序列,成为排名中游的中等省份。

1964年起,四川省为三线建设重点地区之一,重庆、成都则是其中的核心。其中重庆市是全国三线建设输入人口最多的城市,从1963年至1974年,共累计输入三线建设人口达到224万人。

1997年,重慶市、萬縣市涪陵市黔江地區從四川劃出成立新的重慶直轄市。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14][15],造成69188人遇难,374177人受伤,失踪18440人[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