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

時代北宋南宋
首都汴梁[註 1]临安[註 2]
君主
 -建國君主
 -亡國君主
共9位
太祖赵匡胤
钦宗趙桓
共9位
高宗趙構
赵昺
成立960年
陈桥兵变
1127年6月12日
高宗称帝
灭亡1127年
靖康之变
1279年
崖山海戰
粉红部份為北宋最大疆域
 粉红部份為北宋最大疆域。
红色部份為南宋最大疆域
 红色部份為南宋最大疆域。

宋朝(960年2月4日-1279年3月19日)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根据首都及疆域的变迁,可再分為北宋南宋,合稱兩宋,國祚共319年。因国君,又为區别于南北朝时期南朝宋,故亦称“赵宋”。又因五德終始說,宋朝为火德,故又别称“火宋”、“炎宋”。北方政權辽国金国以宋朝位处其南方,称其为“南朝”,并自诩为“北朝”,西夏又因宋朝位于其东南,特称其为“东朝”[參 1]

公元960年,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奪後周帝位而改元自立,是為宋太祖,史稱北宋。建國之初,太祖由陈桥兵变意识到武人操政之危险,为防止他人效仿自己兵变夺取皇权,通过杯酒释兵权將兵權歸於中央,并置转运使将地方财富集中至中央,又命诸州县各选所部兵士,才力武力殊绝者送都下,其老弱者始留州,地方兵力亦收归中央,采取重文抑武的國策,採取調將指揮制。這一國策影響所及深遠,导致北宋自初立之後頻頻不敵北方外患,对辽朝西夏用兵屢遭挫敗[註 3]

公元1127年,金兵侵略北宋,发生靖康之難欽宗二帝皆被金兵掳去,北宋滅亡。其後,宋室赵構南下稱帝,是為宋高宗,經過一連串戰爭後,定都杭州临安,史称“南宋”。南宋在公元1141年與金達成紹興和議,以秦岭淮河为界,此後維持至江南偏安統治的局面[參 2]。公元1276年,都城临安陷落,南宋大部分領土落入元朝手中。惟残余势力陆秀夫文天祥张世杰等人陆续拥立端宗赵昰、帝继续抵抗元朝。公元1279年,崖山海战宋军全军覆灭,宋末帝赵昺随大臣陆秀夫跳海殉国,南宋正式灭亡。

终宋一代没有严重的宦官干政和地方割据,大部分時期皇帝均控制政局,沒有出現唐朝中晚期時皇帝被宦官控制的局面。史學家陈寅恪言:「华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西方與日本史學界認為宋朝是中國歷史上的文艺复兴與經濟革命的時代[參 3][參 4]

宋朝經濟高度發達,中國歷史學家邓广铭漆侠認為宋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註 4]唐宋八大家六位出自宋朝,儒學复兴,社会上弥漫尊师重道之风;商業經濟發達,科技發展非常進步(詳見宋朝科技),四大發明在宋代也得到了改良;在政治上相对开明,對忤旨或黨爭失勢的刑罰極少;宋太祖立下祖訓要求其子孫不得殺害文人及上書諫議之人,文人的地位在宋代得到提升,有說法認為是「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時代。

北宋历史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黄河
文明
長江
文明
青銅器時代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约前21世纪–约前17世纪

约前17世纪–约前11世纪

前11世紀
|
前256
前11世紀–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前770–前476
前476–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前202–8
8–23
玄漢 23–25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5
蜀漢
221–263

229–280

265-420
265–316
东晋
317–420
五胡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1912–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臺灣時期 1949至今
China dragon.svg 中国历史年表

陳橋兵變

與宋以前的朝代不同,宋朝與隋朝一樣,是通过军事政变而非武力攻奪建立的。宋朝的開國君主赵匡胤,原任后周一朝殿前都点检(即禁軍統領),由於戰功卓著,受後周世宗信任,成為其左右手。显德六年(959年)世宗崩,年仅7岁的恭帝繼位,趙匡胤有了代立之心,打算效仿後周太祖的「黃旗加身」。显德七年(960年)春节之際,趙匡胤的黨羽製造遼國南下的假情報,時後周宰相范质急令趙匡胤率軍出城禦敵。正月初三,趙匡胤抵達 陳橋驛駐紮,當天夜裏他酣睡之時,被手下將卒加黃袍于身(黃袍加身),高呼“萬歲”,被擁為天子,时年33岁,是为宋太祖。後周廷臣得知時城內空虛,只得承認現實。後周恭帝被迫逊位[參 5],「禪讓帝位予趙匡胤。趙匡胤曾为归德节度使,驻于宋州春秋時期宋州为宋国故地(今河南商丘一带),故定国号为“宋”[參 1],定开封,改建隆

建隆元年,赵匡胤平定南北李筠李重進二人的叛军。建隆二年(961年)七月、开宝二年(969年)十月,他聽從趙普的意見前後兩次「杯酒释兵权」,將手握重兵的將軍石守信王審琦高懷德張令鐸趙彥徽羅彥瓌等和地方武將的軍事指揮權予以剝奪,委以虛職,改以文官治軍,并将軍權與財政大權全部集中到中央。兩宋因此得以避免唐時藩鎮割據的局面。然而,這項國策也導致地方軍事資源減少,使宋朝在對外戰爭中始終處於下風[參 6]

一統中原

政權穩固后,趙匡胤著手掃除五代殘餘割據,一統天下。趙匡胤在與赵普雪夜商討後,決定以先南後北為戰略順序,先取经济富庶的南方六国以巩固國力,再掉头北伐契丹附庸北汉。他先行假虞滅虢之計,攻滅荆南湖南割據政權,之後又滅亡後蜀南汉南唐三國。赵匡胤一心希望恢復唐時北方領土,設立封樁庫儲蓄錢財布匹,以期日後從遼人手中贖回被石敬瑭出賣的燕雲十六州。開寶九年(976年)八月,他再度北伐,卻于當年十月十九日突然去世,留下千古謎團,統一大業暫告停止。其弟趙光義即位,是为宋太宗[參 7]

宋太宗穩固帝位後,繼續統一事業。其後,割據福建陳洪進,割據吳越錢氏相继歸降。太宗遣大将潘美揮师北上围攻北漢都城太原,击退辽国援兵,滅亡北漢,終於结束安史之亂后近二百年藩镇割据的局面[參 2]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五月,太宗不顧眾臣反對,趁伐取北漢之勢,從太原出發展開北伐。北伐初期一度收復河北易州涿州。太宗志得意滿,下令圍攻燕京,宋軍與遼人在高粱河畔展开激战[參 8]。太宗亲临战场,結果受傷中箭,乘驴车仓惶撤离,北伐未果。七年后的雍熙三年(986年),太宗遣曹彬田重进潘美兵分三路进行北伐。中、西两路進軍順利,而主力东路軍贪功冒进,在岐沟关大败而潰。中、西二路被迫撤军。西路军在撤军后接到将已攻占的云、应、朔、寰州四州百姓内迁的命令,副將杨业中伏被俘,绝食三日而死。之後,北宋在對西夏党項族的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等戰役中屢次失敗,但因西夏厌战,与宋廷议和。淳化四年(993年)二月,四川爆發王小波李顺发动的农民起义。起义军所到之处調發富家大姓除生活品外一切財產于眾,得到蜀地农民呼应。次年正月,起義軍占据成都,建立大蜀政权,太宗得知后派遣两路大军讨之,起义军终于至道二年(996年)彻底失败。幾次边陲防線的失利、後方起義的爆發遏制了北宋進一步收复疆土,太宗的施政也不得不轉為重內虛外[參 2]。太宗本人附庸風雅,喜好詩賦,政府也因此特別重視文化事業,宋朝重教之風因而展開。太宗喜好書法,善八分飞白六種字體,尤其善書飛白體,宋朝的銅錢淳化元寶也是太宗親自题寫的[參 9]

宋太宗即位之事甚為蹊蹺,是為「燭影斧聲」之事,朝野相傳趙光義謀殺宋太祖而得位,為確保政權合法性,趙光義拋出其母杜太后遺命之說,即「金匱之盟」。金匱之盟起源於杜太后臨終時召趙普入宮記錄遺命,稱要宋太祖死後先傳其弟趙光義(即宋太宗),再傳趙光美(後改名為廷美),再傳趙德昭(太祖趙匡胤長子),而宋太祖同意。這份遺書藏於金匱中,因此名為金匱之盟。然而,宋太宗却先後逼死宋太祖之子德昭和趙德芳,又貶黜趙廷美到房州,兩年後趙廷美死於谪所。太宗長子赵元佐因為同情趙廷美被廢,另一子赵元僖暴死,最後襄王趙元侃被立為太子,改名恒[參 10]至道三年(997年),宋太宗崩,李皇后和宦官王繼恩等企圖立趙元佐為帝。時宰相呂端處置得當,趙恒順利即位,庙号宋真宗。宋朝始步入安穩守成時期[參 11]

北禦遼夏

宋真宗奉行太宗末年的黃老政治無所作為,避免介入軍事。自雍熙北伐後,遼國就經常在宋遼交界搶劫殺掠,到景德元年(1004年)終於演變成大規模侵宋戰爭[參 12]。宰相寇準力主抗戰,結果真宗親征,宋軍士氣大振,與遼軍相持在澶州城下,遼軍求和。經過幾番交涉,兩國議和成功。和約主要內容是:宋每年給遼絹廿萬匹,銀十萬兩,雙方為兄弟之國。史稱該和約為「澶淵之盟」。历代觀點以批评者為主,認為真宗並無收回燕云十六州,且軍事胜利者卻要年年向戰敗者贖巨款買和平,甚為屈辱。惟另一種分析认为,擊退南侵本身已是胜利,宋時經濟發達合約負擔並非巨大,難以说成 城下之盟[參 13],辽朝此後數十年不敢再南侵,宋朝亦沒有割地,不像南宋時割地求和的局面。

之後,寇準漸漸失寵,終被罷相。真宗開始信用佞臣王钦若。王欽若長于逢迎,深知真宗希望天下呈現一派祥和的氣象,於是與另外一位宰相王旦聯手,于各地製造「祥瑞」之象,極力鼓吹真宗封禪,深得真宗之意。真宗在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一年內先後三次封禪,嚴重損耗民力[參 14]。真宗與皇后劉氏無子,真宗偶爾一次临幸劉氏侍女李氏,結果李氏於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產下一子趙受益,就是後來的仁宗。而後,劉氏與另一名嬪妃楊氏共同撫養這名孩子。天禧二年(1018年)中秋,真宗正式封趙受益為太子,改名趙禎。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廿日,真宗駕崩。太子趙禎即位,劉皇后被尊為皇太后,在仁宗成年前代理軍國大事。從此開始劉太后十一年的垂簾聽政時代[參 15]。仁宗執政早期一直處在劉氏的陰影之下,直到劉氏死後他才得以施展抱負 ( 後人京戲以此取材編為「貍貓換太子」、「 打龍袍」)[參 16]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

夏景宗大慶三年(1038年)稱帝後,宋夏之間爆發持續數年的戰爭,宋軍屢戰屢敗。宋夏战争主要經歷五個時期,即宋仁宗夏景宗时期,宋英宗夏毅宗时期,宋神宗夏惠宗时期,宋哲宗夏崇宗时期,宋徽宗-夏崇宗时期。宋軍的失利使辽國趁机施压,導致重熙增幣的發生[參 17]。宋夏戰爭不利后,仁宗罢免宰相呂夷簡,任用范仲淹富弼韩琦等名臣推行慶曆新政,任用包拯管理京城和御史台 ( 此時期即為包青天戲劇題材的主要背景 ),取得良好效果。在邊疆上,任用大將狄青,先後弭平南蠻壮族侬智高叛亂和西夏的挑釁。北宋進入立國以來最繁榮的階段。然而,一些守舊派人物指稱這些改革派官吏拉幫結夥,互相吹捧,是為朋黨。仁宗一向厭惡廷臣結黨營私,這些新政官員後來多被貶為地方官,短暫的慶曆新政就此結束[參 18]

仁宗死後,英宗趙曙即位。他是真宗之弟商王赵元份之孫。嘉祐七年(1062年)被立為皇太子。英宗多病,最初朝政由曹太后掌管。治平元年(1064年)五月以後英宗始才親政。英宗親政僅半個月就爆發濮議,這場爭論長達十八個月。起因是宰相韩琦提請討論英宗生父名分的問題,朝中因此分成兩派,一派認為應稱英宗生父濮王為皇伯,另一派認為該稱 皇考。最終曹太后下旨稱皇考,才平息這場爭論。總體來說,英宗是一位有為的君主。他繼續任用前朝能臣,也大膽挖掘新人。英宗非常重視書籍的編修,《資治通鑒》便是英宗發起的[參 19]

變法與黨爭

英宗死後,其長子神宗赵顼[註 5]即位。神宗在位期間,宋初制訂的制度已產生諸多流弊,民生出現倒退,北方西夏又虎視眈眈。因此,神宗銳意改革。神宗啟用著名改革派大臣王安石推行新法,任其為參知政事。王安石推行的新法包括均輸青苗免役市易保甲保馬方田均稅等。但是,新法的实行遭到以司马光為首的保守派的強烈反彈。加之天災不斷,神宗實行新法的決心有所動搖[參 20]熙宁七年(1074年),北方大旱,官員鄭俠向神宗呈上流民圖一幅,圖中景象慘不忍睹,神宗受到極大震撼。次日,神宗就下令暫罷青苗、方田、免役等十八項新法。儘管這些法令不久後被恢復,但神宗與王安石之間開始不信任。熙寧七年四月,王安石首次被罷相,出知江寧府。後來變法派中的官員呂惠卿肆意妄為,王安石因此複職回京,但依然受到保守派的堅決阻撓。熙寧九年(1076年)六月,王安石長子,也是王安石主持新法的主要助手王雱去世,王安石借機堅決求退,神宗於十月再罷相位,此後王安石便不問世事[參 21]

有“願為五陵輕薄兒,生當開元天寶時”之嘆的王安石

後人對熙寧新法的看法非常兩極,但無庸質疑的是,新法的推行效果遠不如預期。新法的實行雖然大大增加國家的財政收入和耕地面積,但是卻嚴重增加平民負擔。熙寧新法在軍事上的改革停留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軍隊戰鬥力無明顯改善。加上王安石立意求新,把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化”的十余項改革措施于數年內全盤推行,使變法陷入欲速不達的困境[參 22]。且新法實施後期,條文與執行效果偏差越來越大,一些措施從利民變成擾民。新法執行過程中用人不當也是最後失去民心的原因,變法派如呂惠卿曾布李定蔡京等都是品性飽受爭議之人,以致被視作小人。對於歷史上這次改革,黄仁宇曾評論道:「早我們之前九百年,中國即企圖以金融管制的辦法操縱國事,其範圍與深度不曾在世界裏其他地方提出。但現代金融是一種無所不至的全能性組織力量,它之統治所及概要全部包含,又要不容與它類似的其他因素分庭抗禮。」[參 23]

王安石被罷後,神宗繼續改革事業,號為「元豐改制」。元豐改制雖與熙寧變法並稱為「熙豐新法」,但力度無法同熙寧變法相提並論。新法施行数年,宋朝國力漸強,神宗逐步將重點轉移到外患上,熙宁年间西征吐蕃、西夏取得了数次军事胜利,元丰改制之后神宗決心一舉消滅西夏,以絕外患。熙寧五年(1072年)五月,神宗開始西征,取得大捷,大大鼓舞神宗的信心。9年后的元豐四年(1081年)四月,西夏發生政變,神宗借此再征西夏,不想遭遇慘敗,神宗因此一病不起。元豐八年(1085年)正月初,神宗立六子趙傭為太子。神宗頒佈的新法雖然短暫地被其母高太后廢,但不久又陸續恢復,其中不少沿用到南宋時期[參 24]

神宗崩後,太后高氏垂簾聽政,對剛即位的哲宗趙煦[註 6]嚴加鉗制。高太后信用以司馬光為首的保守派,冷落哲宗,結果引發嚴重的新舊黨爭,此阶段以旧党胜利,新法几乎尽废告终,是為元祐更化。更化期间,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核心不仅对新党进行远超前代报复性打击(首开贬官岭南之例,而非往日闲置西京),甚至连诸如苏轼这类旧党中的新法同情者也都排挤出朝廷。然而元祐年间,朝廷在政治上并没有太大建树,反而重新陷入新法前边事败坏财政紧张的状况。哲宗親政後,貶斥舊党,信用新黨,恢复熙豐新法,史称“绍圣绍述”,“绍述”意为继承,“紹聖”的年号更表明了宋哲宗“绍述先圣”,亦即继承宋神宗变法事业的意图。尽管与王安石主持的熙寧新法相比,绍述之法更着重于朝廷聚敛而非厚养民生,但因为旧党被得势的新党报复性地彻底打击,一些旧党所反对的养民之法得以确实执行,民生也稍有恢复。更重要的是,绍述扭转了元祐以来财政边事败坏的状况,宋廷财政收入重新丰裕,并因此取得了对西夏多次军事胜利,更在元符年间尽取横山,对西夏形成了彻底的战略优势[參 25][參 26][參 27]

靖康之變

宋徽宗是一位甚負才華的藝術家,卻也是亡國之君

元符三年(1100年),年仅23岁的哲宗驾崩,并沒有留下子嗣,故死後由弟弟趙佶[註 7]即位,是為宋徽宗。徽宗即位第一年由向太后垂簾聽政,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向太后去世,徽宗親政。徽宗自幼愛好筆墨、丹青、騎馬等,好享樂,對朝政毫無興趣,曾被章惇批评“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即位后徽宗愈加生活奢侈迷醉,喜逛青樓,徽宗還崇信道教,自封為教主道君皇帝,聽信道士之言大興土木,在開封東北角修萬歲山,後名為艮岳,方圓十餘裏,其中芙蓉池、慈溪等勝地,亭臺樓閣、飛禽走獸應有盡有。徽宗在两浙路地区設立應奉局与造作局,專在南方搜集奇花異石,是為花石纲,引得民怨沸騰。

徽宗既疏于理政,而又爱好佞言逢迎,尽管属意易于聚财的新法,但即位之初便将当初直言反对其即位的绍述主持者章惇逐出朝廷,而政務都交給以蔡京為首的奸佞廷臣,時稱六賊。蔡京以恢復新法為名大興黨禁,排斥異己。蔡京當政次日,就下達禁止元祐法的詔書,即謂 元祐奸黨案,正直的大臣,即便并非旧党拥趸,也全被排出政治中心,甚至于当年新党的干将,诸如曾布吕惠卿等也皆逐于外州。由于徽宗的穷奢极欲和蔡京的曲意逢迎,厚养民生的熙宁新法演变为盘剥黎民的崇宁新法,各类苛捐杂税,以及蔡京肆意发行“当十大钱”所造成的货币贬值与币制混乱,均造成民众极为沉重的负担。尽管徽宗朝也有诸如《 皇宋政典》、《 政和五礼新仪》的编撰以及崇宁教育改革等文化教育以及法律制度上的善政,但仍然无法弥补经济民生层面上已经形成的严重破坏,最终引发北宋末年的诸多民变[參 28]重和元年(1118年),黄河泛滥,河北、京东四路遭受水灾,流民失所、无可谋生,淮南宋江发动民变,起义军一度占居京东、淮南、河北数县。兩年后的宣和二年(1120年),宋江等三十六名起義首領接受朝廷招安,起义结束。同年十月初九(11月1日),方腊睦州 青溪(今浙江淳安西北)举义,各地农民闻风响应,不久发展至万人。三个月内,义军占领两浙六州五十余县城。次年正月,徽宗派童貫南下征讨,屡败义军,终于七月生擒方腊[參 29]

由于徽宗本人好大喜功,加之对西夏的战事一路凯歌高奏,平靖西寇似乎已近在咫尺,所以當他看到遼國金國進攻後,便於重和元年(1118年)春,派遣使節馬政登州渡海至金。雙方商議共同攻遼,北宋負責攻遼南京西京二道之域(即燕云十六州之域);滅遼後,燕雲之地歸宋,過去宋給遼的歲幣改繳金國。此即海上之盟。然而与势如破竹的攻辽金军相比,宋軍在攻辽过程中,屡遭败绩,甚至于攻略幽州时虽一度攻入燕京(遼國稱南京,今北京市)内,却因志得意满而再遭辽国残兵痛击而溃退出城,最终还得借助金兵才得破城。目睹宋军大都腐败残弱的金兵不再视宋为不可战胜的天朝上国,便乘勝掠去燕京人口北返,並借故克扣三州,更生南下攻宋之意。

金滅遼與北宋形勢圖。

宣和七年(1125年),金军以平州知州张觉背金投宋为由,分东、西两路南下攻宋。尽管西路军因面对善战的河东禁军而受滞于太原不得南下,但面对荒废兵事的河北禁军,东路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逼近东京城。趙佶大驚失色,后依李綱建議傳位其子钦宗赵桓。欽宗在啼哭中登上皇位,在戰和之間舉棋不定,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啟用李纲保衛東京。李綱暫時抵擋金軍。

金軍于靖康元年(1126年)二次南下。休战之间仍不曾解围的太原终因内外交困,坚守近一年后于该年九月陷落,而京畿禁军主力却又在朝廷政争的掣肘下以添油战术援晋,结果白白消耗,至此开封已彻底暴露在金军兵锋之下,而诸路勤王兵马也难以急援京师。開封城被金軍圍困期间,城內疫病流行,餓死病死者不在少數。闰十一月丙辰日(1127年1月9日),尽管开封城实际仍能稍守,但慌张失措的徽钦二帝竟迷信郭京“六甲神兵”的愚蠢把戏,致使完顏宗望、完顏宗翰與諸將破城,二帝见俘。靖康二年二月六日(1127年3月20日),金擄妃嫔公主贵戚及宗妇、族妇、歌女等数千人到金国五國城(今黑龙江哈尔滨依兰县[註 8],廢徽、欽二帝,貶為庶人,史稱靖康之變[註 9]。被擄走的女眷或被金兵輪流蹂躏致死,或被打入洗衣院金国官妓院)終身為妓,或被金人霸占为妾。金人在五国城侮辱徽钦二帝,封徽宗為“昏德公”,欽宗為“重昏侯”。最後二人皆客死異鄉。金朝攻滅北宋後,先後扶持张邦昌劉豫,建立「大楚」和「大齐」两个傀儡政權[參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