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斯托曼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Richard Stallman - Fête de l'Humanité 2014 - 010.jpg
理查·斯托曼,2014年
出生(1953-03-16) 1953年3月16日(65歲)
美国纽约州纽约市
别名RMS, St. iGNUcius (avatar)
母校哈佛大学
麻省理工學院
职业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
知名于自由软件运动, GNU, Emacs, GCC
运动自由软件运动
网站www.stallman.org
理查德·斯托曼,照片來自《Free as in Freedom:理查德·斯托曼的自由軟體志業英语Free as in Freedom: Richard Stallman's Crusade for Free Software》一書的封面。此書由山姆·威廉斯(2002年)著,歐萊禮出版
理察·斯托曼2005年在維基媒體國際大會演講,題目為「版權與社群」
传记的英文影印版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英语:Richard Matthew Stallman,簡稱RMS[1],1953年3月16日),美国程序员自由软件活动家。他发起自由软件运动,倡导软件使用者能够对软件自由进行使用、学习、共享和修改,确保了这些软件被称作自由软件。斯托曼发起了GNU项目,并成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他开发了GCCGDBGNU Emacs同时编写了GNU通用公共许可协议

Stallman为了创建一个完全由免费软件组成的类Unix计算机操作系统在1983年9月推出了GNU项目。凭借这个,他又发起了自由软件运动。他迄今为止一直是GNU项目的组织者,作为主要开发者的他开发了一些被广泛使用的GNU软件,其中包括GCC GDB GNU Emacs。在1985年10月他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

斯托曼开创了Copyleft的概念,它使用版权法的原则来保护使用、修改和分发自由软件的权利,并且是描述这些术语的自由软件许可证的主要作者。最为人所称道的是GPL(最广泛使用的自由软件协议)。

1989年,他和别人一起创立了League for Programming Freedom。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斯托曼花他大部分时间组织参与宣传自由软件,反对软件专利数字版权管理的以及他认为剥夺用户自由的其他法律和技术系统运动。这包括最终用户许可协议、保密协议、 产品激活、加密狗、软件复制保护、专有格式、二进制软件包(没有源代码的可执行文件)。

截至2016年,他获得了十五个荣誉博士及教授称号。

早年生活

斯托曼1953年出生于美国纽约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的母亲爱丽丝·利普曼是一名老师,父亲丹尼尔·斯托曼是一名印刷机商人.由于父亲酗酒并口头虐待他的继母,斯托曼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很糟糕.他后来用暴君来描述他的父母[2].早年他就对计算机有很深的兴趣;在斯托曼作为一个青少年参加一个夏令营时,他阅读了一本IBM7090的手册.从1967年到1969年,斯塔曼参加了哥伦比亚大学的高中生周六编程课程。[3]同时他也是洛克菲勒大学生物系的志愿者实验室助理。虽然他对数学物理学感兴趣,但洛克菲勒大学的教授认为他有成为生物学家的希望.[4]

他第一次实际的使用电脑是高中年代在 IBM纽约科学中心.他在1970年的夏天高中毕业后被雇用在Fortran写一个数值分析程序.[5]他在几周后完成了这项任务,然后他用这个夏天剩余的休息时间在APL上写了一个文本编辑器以及IBM System/360PL/I编程语言的预处理器[6]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

作为哈佛大学1970年秋季的一年级学生,斯塔曼以 Math 55的表现而闻名,[7]他很高兴的回忆到:“我一生中第一次觉得我在哈佛找到了一个家。”[8]

1971年,斯托曼在哈佛大学第一年快结束的时候,他成为了 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一名程序员,同时也成为黑客社区的常客,并以他的名字缩写RMS而闻名,[9]1974年斯塔曼从哈佛大学毕业并取得了物理学学士学位。[10]

斯托曼考虑过留在哈佛大学,但是他却转而决定去麻省理工学院去读研究生.他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一年,但随后选择了放弃,专注于他在麻省理工学院AI实验室的编程.[11][12]

1975年他开始在麻省理工学院担任杰拉德·杰伊·萨斯曼的研究室助理[13],在1977年与苏斯曼发表了一篇名为dependency-directed backtracking[14]关于 AI truth maintenance system的论文.这篇论文是对约束补偿问题智能回溯的早期研究。截至2009年,斯托曼和苏斯曼介绍的技术仍然是智能回溯中最通用和最强大的解释.[15]有关 Constraint_learning 的技术也在该论文中被提及.

作为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黑客,Stallman从事软件项目,如文本編輯器,不兼容的分时系统上的Emacs,还有lisp机器的操作系统项目.在这期间,他成为了实验室电脑限制访问技术的热心评论家,当时这个计划是由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的。当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安装了一套密码控制系统,斯托曼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解密密码的方式并发送给用户包含其已解码密码的消息,建议他们使用空字符串作为密码(事实上就是没有密码),这样就可以重新启用用户对系统的匿名访问.当时约有20%的用户遵循他的建议,尽管使用密码的行为最终占上风。对此,多年后斯托曼还一直向别人吹嘘着他当年的成功.[16]